网易Blog : 东谷
#一念静心花开遍世界
http://mac.qyi.blog.163.com/

恋物癖之 U盘情节

 

       有时我在想,那个本子究竟是去哪里了呢,他怎么会去的那么决绝。虽然我们之间发生过一些鲜为本知的故事,虽然我和他同样渺小到这个世界都不知道我们的存在。好想在某个不经意间发现他,就像很多那种不经意的失物找回的情节。感受那种,失而复得的狂喜,想想都激动、都悲伤。他心里面记着什么或已经不重要,只是那种无足轻重的、虚空的感觉,让我难忘,在我心底作祟。而此刻,瞳孔的景深缩小,聚焦到这个和他长的一个模样的本子上,却只觉得徒然,这一个,和失去的那个又怎么能相提并论呢。

 

       本子走失,也不是他的本意,是我的粗枝大叶,和我的不懂得珍惜所致。这是人类的通病,可憎。

 

       遂想起,那些U盘们,如今他们都还好么。无疑,他们都已散落在天涯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自恋和恋物的怪人。

 

 

       回想大学时候,这人曾遇到一只自己喜欢的U盘,叫做某Kingston,一次,某Kingston病了,带他去百脑汇柜台看病,经检查需住院一段日子,待康复方可来领。日后,接到通知,却因为丢了入院凭据而不能领取,这人自是很无奈。某Kingston与这人的缘分至此结束了。

 

       曾有两只U盘是令这人深深难忘的。她们不属于这人,却为这人留下了两段难忘的记忆。其一并不知名讳,只是偶遇,那是在一次课堂上,这人坐在教室的后排位置中间偏右的一个座位上,也是一个不经意,发现一只U盘安静的躺在桌面上,她面目清丽而文艺,她大概是紫色的,或许不是,她佩戴一束五色椭圆晶石手链,看样子是某个姑娘丢失的。这人随即想到,为了让失主找到,应该做些什么,遂愚蠢的写了一张字条,大概字义是:为了不让此U盘被他人拾走,特将其放在桌堂内。竟还愚蠢的留下了网名,许是想,那失主找到或许会联系他?这人只是试图确定日后此U盘能物归原主而已。后来呢,这U盘许是真的被主人找到了,不得而知了。(有个声音告诉他U盘被找到,不知道是不是幻觉。)

 

       另一只是“浅蓝”,一只拥有16GB内存的蓝色可折叠SSK飚王U盘,这一只属于一个女同学,据记忆载来自中关村的冒牌货,由于被借出而意外坏掉了,经历过反复的格式化,未果。一次偶然,浅蓝要被抛弃时,被这人收下了。这人决心将他修好,因而大量查阅U盘修复资料和工具,经过一系列的查找和尝试,用U盘精灵工具确定了浅蓝的身份,终于,惊喜——浅蓝被挽回268MB的内存。于是这人非常高兴,虽然浅蓝离开主人已经2年多,但这人愚蠢的想,主人应该还是记得的。就在这人计划将修复好的不完整内存的浅蓝归还主人时,却在一个网吧丢了他,丢了他,这人冒着雨去网吧找,还是没有找到,深深惋惜。是年2012年夏季。

 

       再说说东谷SE9吧,这个让人“放弃”的U盘,这也是当时这人买到手的最心仪的U盘了,是一款金士顿SE9,8GB内存,银色,超薄矩形,圆环状挂环。这人愚蠢而精心的赋予了东谷SE9一些与众不同,想着他能一直伴随着自己。一次在公司,这人将SE9借给了一位同事,后来意外的丢了,这次丢失同时让这人丢失了一种坚持,或是一种愚蠢的热爱。此后,这人便不再花心思在U盘上。而是否,U盘终究都会丢失。这种丢失,仿佛是一种恒常的逝去。再后来,因为工作等需要,还是要使用U盘,有趣的是,当下里在用的U盘名字叫做——纪念东谷SE9。

 

       有一时,这人愚蠢的认为,自己就是一只U盘,存储了20多年的记忆,还在不断存储。

       但,人终是会遗忘。遗忘,也是好的。

       这人也曾写过这样一首愚蠢的诗,与青春有关:

 

《17KB的青春》

我的青春是一只坏掉的U盘
被反复的格式化后
幸存下17KB的空间:
1KB孤独,1KB忧伤
3KB疯癫,5KB惆怅
剩下的7KB,是无尽的迷惘…
__________________

 

青春的症候,也未必如此,虚妄的言辞间,流露的是,这人的执惘。

时间如泉鸣,故人似飞鸟,待记忆都风化,眉宇间是否也掠过一丝微凉。

都说,物是人非,而很多时候,物亦非物。

人呢?也会变得面目全非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东谷  |  谷文 |  2014.5.26

 

 

 

评论
热度(1)

© 千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