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一

Wechat : 千一(oneisok)

Blog : 东谷
#一念静心花开遍世界
http://mac.qyi.blog.163.com/

手持移动互联笏的人

下班的地铁里,如往常一样,闸门一开,人群鱼贯而入、破门而出。他安静的倚靠在车门不远处的铁扶手架边,随着车门关闭的信号声响起,一阵冷气流被分散到熙攘的沙丁鱼群中。环视周遭,他感到一丝冷寂。

 

这是二十一世纪初。幢幢的人影、楼影,和户外LED广告屏在地铁两侧的车窗中极速后退,让人目不暇接。转移目光,再次聚焦到车厢内,他侧面的一排座位及座位前,是两排整齐划一的移动屏幕,除了末端一位老奶奶。他在心里估摸着,iphone、三星、及其他,在这个车厢内的“占手比”,并以此推算几类品牌的市场份额。同时,又粗放的分析这厢中,此刻正刷微信的人,正看韩剧的人,以及正玩手游的人、正看小说的人、正接打电话的人的比重。

 

想着,他跑了“题”,他的思绪穿越到古代,正值大唐盛世,阳光驱赶着日晷的针影,及至日过五砖,群臣从大明宫内宣政殿鱼贯而入,双手持笏板,趋于殿前。倏然,他左侧一排当中的一位大臣的笏板突然亮了起来,并发出“叮当”之音,随即,他又听到殿上的皇帝手里也发出了“叮当”之音。这位大臣面露喜色,此时皇帝正专注的盯着手中的“土豪金笏”看。少顷,只见皇帝的嘴角微微收拢,眉心一皱。此刻殿内文武百官无不颔首俯身,紧盯笏板,生怕错过了什么。

 

殿外的巨钟响起,朝上仍旧一片死寂,他只感到一丝疲惫,将笏板收起并放入袖内。却发现其他官员无动于衷,仍然死盯着笏看,甚至,有人还引出两根细绳,不时地摩挲着笏,他很不理解。莫非还没退朝?这时候,皇帝突然踱回:“卿家可有急事?”,“朕,朕还有一关未过呢”,于是,朝上百官均交头接耳起来……

 

“叮当”,“叮当”,叮叮叮当叮当”……叮当间,樯橹灰飞烟灭。

 

他从“叮当”中惊醒,不,应该是报站的信号声。他又开始觉得冷,看着车厢内的鱼群,快要相濡以“屏”。他开始起疑心,怀疑这个二十一世纪的“移动互联笏”,已经被人们种植在了手掌心里。用手心的汗液来进行每日每夜的无土栽培。人们的表情变得麻木而生动,像是一只只会发声的汤姆猫。人们或坐或卧,或立或行,或食或语,各顾各地摩挲着、滑动着、编织着一份寂寞的精彩!

 

他也是这庞大的种族中的一员,平凡,不值一提。此刻,他想起了北岛的那首《回答》的结尾部分:“……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如今,这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在凝视着高科技产物之一的“移动互联笏”,冰川纪过去了,好望角发现了。他,只是怀疑,他在心里也想呐喊出一句“我,不,相,信!”

 

有人说,这很正常,是时代所趋。那个什么“笏”只是一种载体而已,个体的欲望无穷,需求随时代在变。他据此想到,这个“笏”的发明,可真不简单!带动了一批产业的发展变革,制造了庞大的市场需求,某种意义上讲,还拉动了GDP呢。

 

他不能说这“笏”是错的。他只是觉得,这个时代里的许多人有些不对劲。他们像是双手捧着“笏”,去朝觐一片漫无边际的丛林。乐于失踪在彼此的视线之中,享受着展示“风景这边独好”的愉悦。

 

 

 

——————

东谷 | 七月

 

 

评论

© 千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