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Blog : 东谷
#一念静心花开遍世界
http://mac.qyi.blog.163.com/

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比那命运女神还要多一个

我并非不爱彩色

我热爱着彩色,长久的
漫长又短暂的前半生中,我一度热爱
与黑白和灰一样的热爱
2009年的大病一场,也没有夺走这热爱
生命的鲜活涌动,渴望活下去的热腾腾的情绪
直到一天,因为另一个心脏的感知
让我倾尽这色盘去上色,倾尽了,这斑斓绚丽
花了好多年,也没有完成这个作品
遂想,也许一个好作品是完不成的
即便是挥霍尽天赋,即便是决意自我燃烧殆尽
而后,我困惑许久
我难过时,黑白灰最懂我
告诉我人世间除了绚丽的烟火,还有平和的底色
告诉我,不是非黑即白,还有灰
曾经钟情的每一种彩色都有他们的灰
高级的灰,彩色的灰,文艺的灰
而就在一次冰城出差过程中
我的领导说,喜欢黑白灰的是年轻人
一旦年老,反而会热爱上彩色,鲜艳的彩
我,不,太,相,信
可...

我最大的遗憾是你的遗憾与我有关。

晚安。

天后

走在古埃及的天后

冰岛的天后 众生倾慕的天后

左手是海洋 右手是沙漠

长发掠过狮身人面像的鼻梁

衣袂如云 拂过金字塔

古老的歌在天空回荡

一双眼射出七神之光


千一

星期四


丹麦人鱼失散多年的表妹

尼罗河畔的少女 

坐在巨石上的少女

头戴一束极光 

眉眼低垂


千一

星期四

游离态

游离在体制之外
游离在契约关系之外
游离在过于喧嚣的缄默之外
去思考水、空气和色彩
或沉默以自省,或任性以自我放逐
做一些糟糕的选择
写一些糟糕的文字
继续成为糟糕的傻瓜

怀疑这世界的既定规则和路数
敌视现实和远方,相信梦但不信命
给每一个番茄配一袋薯条
给每一支烟配一罐可乐
给每一条街一串陌生脚印
给每一条朋友圈一个赞
为过度饱和的衣柜清仓甩货
为频繁的外卖取消订单
为笑岔气的综艺合上ipad
为闲不住的mouth来一段rap

未准备好的人,我也为你祝福
祝你去到对的站台,有接无送
祝你和我一样无畏雾霾,放肆呼吸
赞你天生傲娇,勇于同恶势力battle到底

让红黄蓝只是红黄蓝
让低端与全世界的人口无关
让相对公平携手绝对正义
而我,甘愿做自...

梦魇

躺在梦和醒的边缘

与一双手争夺这肉身的控制权

圆睁的眼,在黑暗中漂浮

任疼痛蔓延


床褥拧成飓风,肉身开始颤动

太平洋板块冲撞了亚欧大陆

长江逆流,巨浪打翻我的肉身

逼退了那双看不见的手


浩瀚的虚无中,谁在放声大笑

拂晓的风,伴着树干一起发抖

于是

苍鹰离开枝头

雨滴离开叶子

我离开梦


——————————————

11.27 千一 于北京


七月失眠


七月雨很大
从南走到北
一路上,城镇泪水连连
街道和窗户失眠


七月雨很大
从蓝色预警到橙色预警
人,动物,建筑都慌张
风和云失眠


七月雨很大
从白天到夜晚
空气的汗水沸腾
空调失眠


七月雨很大
从一颗心到另一颗心
信任,隐忍,羁绊
脑壳失眠


三月到七月
雨下的有些多
风也会乱
城和岛,想静静


七月,让我难过
让我们美好的难过着
八月,祝你快活
也祝我们都快乐

——————————
千一  于北京朝阳  |  7/25


我们都老了

我们都老了

无论话说与不说,面见还是不见

我的下巴荒芜,任野草丛生

你的眼角沟壑,如风蚀沙漠


我们都老了

无论故事还是事故,冲动还是麻木

我的脑壳沉默,任尘埃曼舞

你的头发凋落,如木叶萧瑟


我们都老了

无论满杯还是小酌,遛弯还是遛狗

我的脾胃不和,胃酸多过心酸

你的腿脚不灵,心动败给行动


我们都老了

无论而立还是花信,独身抑或大龄

没有喋喋不休,想静静,想静静了

没有曲意逢迎,随便吧,就随便吧


我们都老了

平凡的日子里,再也难长出刺

孤独的沙漠里,凋落的赤裸裸


我们都老了

青春之后,结婚之前

有生之年,重逢之前


白天的街

看不见男人和女人

甚至看不见人

目之所及

是圆的汹涌,和线的曲直


到了夜晚

仍旧看不见男人和女人

甚至看不见人、狗

目之所及

是圆的起伏,和线的波动


伴着夜的旋律

圆与线,变换着节奏和频率

圆化云朵,飘落长河

线作春雨,洒向大漠


在原野

我看不见落日,看不见树梢

甚至看不见地平线

目之所及

是花的荡漾,草的曳动

还有溪水缓缓,清风一缕


——————————

东谷千一  |  六月,二〇一六  


氧氣與詩歌做燃料,

點燃生命,瘋狂燃燒。

《句讀詩》


“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學而大遺,吾未见其明也”...


失恋

七月阴雨的下午

冷风的下午

繁华又脏乱的街

淋湿的衣袖与裤脚

跌落锈迹斑驳的五毛

停在街边的下水道

侧目望去时

只有人群,匆匆


——————————

二〇一五年三月  |  东谷


詩歌《故鄉》

© 千一 | Powered by LOFTER